美国商业载人或再延迟,SpaceX和波音共已延迟15次

1月18日消息,据《大西洋月刊》网站报道,当美国在2010年准备放弃承载了30年太空飞行任务的航天飞机项目时,美国宇航局就要求一些商业公司开始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做。美国航天局给予它们合计5千万美元来设计未来的航天运输技术。在项目成功之前,美国宇航局需要向俄罗斯付费把美国宇航员送上国际空间站。

本周三,参与这一合作的部分合伙人聚集在美国国会,面对政府立法者报告了他们项目的最新进展情况。桌子的一端坐着Bill Gerstenmaier,他是美国宇航局人类探索与行动部门的副行政官,他对这个商业载人飞行项目中有着乐观的看法。他声称:“随着制造业的高速发展,项目已经进入了关键时期。测试已经完成,美国宇航局也在进行验证与确认。大约需要一年时间,这个项目就能够将第一位宇航员送上国际空间站。”

会议桌的另一端坐着Cristina Chaplain,她是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的负责人,而且监督了商业载人飞行项目的多次检验。她也掌握了一些政府在试图恢复宇航员运输能力的努力中发生的一些坏消息。SpaceX和波音公司是美国宇航局签约研发太空运输技术的两家公司,它们计划将在2019年的一次测试飞行中将一位人类宇航员送往国际空间站。但是它们也需要进行严格的安全测试并且通过测试,而且它们已经超出了预定时间。

这两家公司在2014年与美国宇航局签署了协议,而且计划在2017年通过最终的验证。但是根据问责办公室的一份报告,SpaceX公司或许需要到2019年12月才能保证国际空间站的正常航班,而波音公司要等到2020年2月。Chaplain声称:“这两家公司付出了大量的努力来达到安全标准。积极的时间表和延迟在研发新发射火箭或者飞船的项目中并不典型。但是在这一项目中,延迟和最终的检定日期也让我们思考,美国是否能够在2019年以后获得前往空间站的运送能力。”

在Gerstenmaier和Chaplain之间坐着的就是SpaceX和波音公司的代表,SpaceX公司副总裁Hans Koenigsmann和波音公司副总裁John Mulholland。他们都对在座的国会成员做出保证,他们的公司已经为遵循项目时间表准好了准备。但是问责办公室的报告却带来了不同的内容,并且预测未来可能发生更多的延迟。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一位共和党议员Brian Babin称:“SpaceX和波音公司落后于预定计划,或许无法达到安全和可靠性要求,甚至有可能出现成本超支的情况。两家公司都取得了进步,但是并非按照预定的速度,而且将面临安全性和可靠性的巨大挑战。为了做出补救,美国宇航局或许需要额外的投资或者接受巨大的风险,但两者都是不可行的。”

商业载人飞行项目自从全面启动阶段就不断的遭遇到延迟的困扰。美国宇航局将最初的目标日期从2015年推迟到2017年,然后再次推迟到2018年年中。上个周,美国宇航局再次公布了一些延迟的消息:SpaceX和波音公司的无人验证飞行计划在8月份进行,载人飞行预计将分别在11月和12月份进行。Gerstenmaier声称:“项目完成时间比最初计划的要更长,但是许多技术问题都被发现并且得到解决。研发阶段耗费的额外时间将帮助我们降低风险。”

Chaplain称,自从美国宇航员与SpaceX和波音公司签署协议投资总计68亿美元进行载人运输系统的研究之后,两家公司已经分别作出了9次和6次项目延迟。她声称,两家公司目前都在处理一些安全问题。波音公司正试图寻找方法,阻止星际线飞船在一些任务中止情景中发生翻跟头,因为这有可能威胁宇航员安全。波音公司也在调查飞船再次进入大气层时,飞船防热罩是否有可能对降落伞系统造成破坏。与此同时,SpaceX公司正应对美国宇航局安全咨询委员会提出的安全问题,也就是搭载着宇航员的龙号飞船补充燃料的安全性问题。

现在美国宇航员想要搭乘俄罗斯的联盟号前往国际空间站,每人需要向俄罗斯交纳7千万到8千万美元。而且美国已经为2019年预定了两个座位,以防止商业载人飞行项目继续出现延迟。此后如果SpaceX公司或者波音公司仍然没有准备好载人飞行,那么美国宇航局或许就没那么好运了。如果到时美国宇航局想要继续购买俄罗斯飞船的座票,或许需要等待新联盟号飞船组装完成,这个过程将花费3年时间。

在某些情况下,SpaceX和波音公司之间测试载人飞船的竞赛已经变成了两家公司与时间之间的竞赛。美国和它的国际合作者计划在2024年让国际空间站退休。如果常规载人飞行的时间像问责委员会预测的那样发生延迟,从2019年年底和2020年年初延迟到2020年代末,那么这个项目最初的目的就可能无法达成。美国宇航局已经挑选出了参与商业载人飞行系统测试飞行的宇航员。如果延迟继续或者发生更糟糕的情况,这些宇航员将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本文转自:网易科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